广东2010“政府成绩单”出炉 珠海人民感觉最幸福

广东2010“政府成绩单”出炉 珠海人民感觉最幸福

标签:广东 政府成绩单 珠海 幸福

时长:

发布时间:2011-11-01

简介:

广东2010“政府成绩单”出炉 珠海人民感觉最幸福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1日 09: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快报


 

2010绩效红皮书·公众幸福指数

    珠海人民感觉最幸福

    新鲜出炉的《2010年度广东省市、县两级政府整体绩效评价红皮书》(下称《红皮书》)与往年相比有特殊,公众幸福指数首次导入政府整体绩效评价体系。《红皮书》显示,珠海公众幸福指数最高,云浮公众幸福指数最低。全省公众幸福感颇高,平均得分69.38分(百分制),而满意度得分却“齐刷刷”走低,全省平均值仅52.21分。课题组表示,这意味着公众“感性幸福”与“理性幸福”存在较大反差,政府善治只是幸福指数一个方面。

    今年新增幸福指数评价

    政府绩效评价应以什么为导向?GDP?或者公众满意度?继连续四年公布《广东省地方政府整体绩效评价报告》激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深入讨论后,以华工郑方辉教授为首的课题组指出,改革开放30多年来,从GDP导向→满意度导向→幸福指数导向的政府考评体系演变,不仅仅是发展历程及指标体系的改变,而是执政理念的飞跃。政府绩效评价应以公众幸福指数为导向。因此,今年,公众幸福指数首次导入政府整体绩效评价体系,《公众幸福指数导向下的我国政府绩效评价体系研究》也被确立为2011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

    据悉,该项目以华工为主申报单位,同时联合北京大学、中山大学、深圳市政府绩效办等单位知名的政治学、政府绩效评价、幸福指数方面专家。

    课题组表示,评价体系既有客观评价指标,包括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公正、保护生态环境和节约政府成本四个维度,同时,还有以人民幸福感与满意度为主要内容的主观评价指标。“毕竟,人民群众的满意,才是对政府绩效评价最根本、最内在的需求。”

    珠三角幸福指数高于山区

    调查结果显示,去年全省公众幸福指数得分为60.79,高于百分制评分的中位值,但得分仍属偏低。课题组介绍,总的来说,广东公众幸福感评价趋于正面,幸福水平有待提升。

    从整体上看,珠三角公众幸福指数高于两翼和山区,显示幸福指数与经济发展水平存在一定关系。比较发现,幸福指数、幸福感和满意度3项总体指标得分一致呈现“珠三角地区高于东翼高于西翼高于山区”的递变规律,其余各具体指标得分情况也与此相似。这说明,幸福指数与经济发展水平存在某种程度相关。

    就平均值而言,珠三角幸福指数高出山区4.15分,幸福感高出3.83分,满意度高出4.46分。

    云浮幸福感全省最低

    《红皮书》显示,公众幸福感明显高于满意度,21市幸福指数、幸福感与满意度排序存在差异。就指标体系中所设置的幸福感总项与满意度分项而言,公众对过去一年幸福感的总体评价较高,全省得分均值为69.38,但满意度指标评分较低,满意度得分(8项合成)仅52.21,低于前者达17.17分,差距较悬殊。课题组表示,这一现象表明,公众“感性幸福”与“理性幸福”存在较大反差,折射出的深层次问题,值得政府、学界乃至全社会的共同反思。

    具体来看,幸福感得分最高的是珠海,为73.96,但其满意度却排在第五,仅55.39分。调查显示,幸福指数、幸福感、满意度三项指标中,幸福感得分的集中度最高,满意度得分离散性最大。只有中山、云浮三项排序完全相同;三项排序变动在1-2位以内的有:广州、汕头、江门、梅州、肇庆、茂名、揭阳、湛江、清远等9市;排序起伏性较大的是深圳和东莞。

    值得关注的是,幸福指数最低的云浮市,无论是幸福感还是满意度,都“惨不忍睹”。其中满意度的八项指标中,没有一项达到50分,值得关注。

    小知识

    幸福感是一种心理体验,它既是对生活的客观条件和所处状态的一种事实判断,又是对于生活的主观意义和满足程度的一种价值判断。它表现为在生活满意度基础上产生的一种积极心理体验。而幸福感指数,就是衡量这种感受具体程度的主观指标数值。

    如果说GDP、GNP是衡量国富、民富的标准,那么,百姓幸福指数就可以成为一个衡量百姓幸福感的标准。百姓幸福指数与GDP一样重要,一方面,它可以监控经济社会运行态势;另一方面,它可以了解民众的生活满意度。

   「焦点问答」

    今年国务院批复建立政府绩效管理省部级联系会议制度

    意味着我国政府绩效评价研究与实践推向全国性的制度层面

    作为一项探索性的实证研究,华工课题组研究针对广东全省市、县两级政府的年度绩效评价,今年已经是第五次发布。此次评价,公众幸福指数首次导入政府整体绩效评价体系,研究也被立项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获得80万元资助经费。

    今年6月,国务院批复由监察部(中央纪委)牵头建立政府绩效管理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选择北京、深圳等八个地区,进行地方政府及其部门绩效管理试点。这种安排,是否意味政府绩效评价研究已经推向全国性的制度层面,得到更为广泛的认可?为此,本报记者再次对话课题组负责人、华工政府绩效评价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郑方辉教授。

    新快报:今年国务院批复建立政府绩效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意味着什么?

    郑方辉:这种安排,将我国政府绩效评价研究与实践推向全国性的制度层面,亦为统一与规范目前各自为政的评价组织机构与技术体系提供了条件,也为学术研究提出新的课题。可以预见,政府绩效评价与管理将成为我国政府管理创新的有效工具。

    新快报:今年您申报的《公众幸福指数导向下的我国政府绩效评价体系研究》被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立项,对您的研究有何影响?

    郑方辉: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是国家最高级别的研究资助,之前尚未资助过政府绩效评价领域。这次获得立项,应该是对全国政府绩效评价与管理研究和实践的肯定。这类研究旨在为党和政府提供前瞻性与全局性的战略决策依据。事实上,如何在政府绩效评价体系导入幸福指数,将国家和人民追求幸福目标转化为可考评体系,是全社会关心的热点问题。

    新快报:从汕尾市排位的晋升是否表明前几年结果公开后,地方政府感到有压力?在你看来政府如何提高绩效?

    郑方辉:有什么样的评价导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行为。去年的年度绩效报告在媒体公开后,总体来说,社会各界反应是正面的。中央媒体给予很高的评价,地方政府亦十分关注绩效指数的来龙去脉,一些知名人士纷纷发表意见,就评价主体、意义和技术体系展开讨论。

    提高政府绩效指数的途径,我认为以下三点很重要:首先是均衡发展,指标年度变化值相对稳定,避免大起大落。其次是经济发展、社会公正与环境保护取得平衡点。最后是关注公众最为关注的核心问题,如政府廉洁,这类问题具有放大效应。我们这套评价体系,力图体现我们对政府职能定位、科学与可持续发展的信念。

热词:

打分

5

贴到博客或论坛

转发邮件

贴给QQ或MSN好友

一键分享 开心网 QQ 人人网 i贴吧 新浪微博

热门活动